Please support

欢迎在此预订酒店机票,资助本站的运作:查询酒店查询机票Agoda酒店预订

Saturday, November 2, 2013

闲话大闸蟹



  秋天又是品尝大闸蟹的时令。其实在过去,常年是夏的新加坡,并没有吃大闸蟹的风气。费很大劲却只能剔出很少蟹肉的大闸蟹,不怎么适合新加坡人的个性。相比之下,厚实肥美的斯里兰卡螃蟹更符合新加坡人的口味,重口味的辣椒螃蟹、胡椒螃蟹,吃起来更加痛快淋漓,也因此得以成为新加坡的名菜。

 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,每年的这个时候,推出大闸蟹的酒楼餐馆越来越多。不知道是本地食客更国际化了,还是更多外地食客长驻新加坡了。反正你有我也有,你吃我也吃,输人不输阵。

  记得小时候,母亲经常需要去香港,遇到大闸蟹上市还会专程买了手提回来。妈妈来自台湾,口味与一般新加坡人不同。家里的其他成员却都是正宗的南洋人,因此,买回来的大闸蟹不是在家下厨,而是拿去送给原本来自上海的舅婆,美味共享。不同时代的异乡媳妇,一起品尝着江南口味,这是我这个南洋小朋友所无法了解也体会不到的心情。

  因此,小时候虽然有机会接触大闸蟹,却从来没有试吃,也从来不想去尝。

  第一次品尝大闸蟹要等到30岁。那也是我第一次去上海。旅途中一个人去到苏州,正思索着晚上该如何回到上海,这么巧,遇上一团报馆同事。这么巧,他们正要回上海;这么巧,当天有个同事生病没有参加,车上多了一个空位。

  一个人的旅行很随兴,就这样搭上了同事们的顺风车。傍晚时分回到上海,干脆又跟着他们上馆子搭一餐饭。那是接待机构招待的丰盛晚餐,品尝的正是大闸蟹。

  红澄澄的螃蟹,闪亮亮的工具,对着它不知从何下手。悄悄地观察着同桌的主人家,按部就班地把整只大闸蟹慢慢肢解,第一次尝到了大闸蟹滋味……

  那次以后还是很少吃蟹。要等到后来开始写美食了,工作所需,遇到大闸蟹时令才开始受邀尝蟹。从早期的偶尔一两次,发展到年年都有,而且越来越多家。近几年来,几乎每家中餐馆都在推销大闸蟹,甚至食阁里也吃得到。

  大闸蟹普及化了,最爱吃的大舅婆却已然不在人世,母亲也不再爱吃,宣称现在的大闸蟹与过去大不相同,但怎么个不一样法,我却无从比较,也永远无法知晓。

  餐馆里的大闸蟹往往是套餐形式,除了清蒸也推出不同作法,有时候一餐要尝好几道大闸蟹料理,有时同一星期连续几天吃蟹。一顿饭吃下来费时费力,难免会感觉到吃蟹好累。大闸蟹,久久吃一次是风雅,是季节感,变成工作以后即情趣不在。

  而每年的这个时候,对于美食记者来说,往往也是忙着品尝圣诞餐和新年菜的时节。火鸡火腿、鱼生盆菜,伴着大闸蟹一起登场,秋季、冬日、春节一起过,吃了一轮就代表又过了一年,感怀岁月何其匆匆。

相关文章:
大闸蟹创新菜式(05/11/2013)

1 comment:

  1. http://s.nownews.com/e3/ec/e3ecf08b314bce6e0b03045eeb407c92.jpg

    1945上海,穷到只有大闸蟹吃

    ReplyDelete